实地探访学霸君:家长与物业起冲突报警,员工被通知“面试”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1-01-10 09:12 点击数: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2月30日报道(文/赵家云)

近日,在线K12教育平台学霸君破产的消息不胫而走,甚宣尘上。12月29日,猎云网来到学霸君处于北京瀚海国际大厦的分公司进行探访核实。到现场发现,大量家长、员工与物业产生冲突并报警,警察赶到现场进行了协调。

据了解,产生冲突的原因主要是家长到公司找不到负责人,员工还有私人物品在公司内,而物业公司却因学霸君北京分公司房租逾期未付要执行违约条例封闭所有办公室。根据学霸君北京分公司(北京智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与所在物业北京瀚海智业国际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海智业”)的合同,学霸君租赁瀚海国际大厦16、17、18层,租期为2018年11月1日至2021年10月31日,租金每两月支付一次,每期租金应在上期到期7个工作日内支付,10月24日学霸君就应支付最新一期租金。此外学霸君还拖欠了8-10月三个月的水电费,合计逾291万。

(瀚海智业催款函)

经警察调停,最终物业开放了16层作为家长、员工信息登记处,第三方安保公司在执行登记工作。猎云网进入后发现,办公室内已一片狼藉,许多电脑设备被拆卸一空,但双十二的促销标语仍随处可见。许多员工、家长得知有媒体到场后,纷纷涌向猎云网反应情况,另外猎云网也就反应情况进行了多方求证。

员工完全“蒙在鼓里“,解散前均“正常上班”

根据员工反馈,北京分公司对于破产一事完全不知情,直到解散前一天即25日都在正常上班。

一销售岗位员工回忆到,其入职学霸君已近1年,其间并未发现任何公司可能破产的迹象,每月公司定的业绩指标,部门几乎都超额完成。由于公司许多老师是25日发薪但是本月25日仍未到账,就询问对接工作的班主任销售等,同时所有员工都看到了外部流传的学霸君将破产的消息。

在看到消息后员工都十分震惊,然而联想到近期公司发生的一些事情,加深了质疑,比如3、4月公司以统一盖章为由,要求老师上交合同,但至今仍未发回来,以及公司官网在近期下架了海清代言的海报等。

“接着我们就询问了我们直属领导,领导说去确认情况,回来就说可能需要我们准备简历面试了。”而据他反映,低、中层领导对此也是明显不知情的。“近期我们和合肥那边有一个业绩PK,领导还自掏腰包鼓舞士气。”

另一班主任岗位员工反应的情况也基本相同,并表示至今公司只有排课系统关闭了,其余的打卡系统、上课系统都是正常开放的。“我们一直没接到任何官方通告或者正式通知,明确告诉我们是什么情况什么原因,是否上班,还是已被辞退、离职,感觉都是小道消息说是业务线没了,散了吧。”

当猎云网问及是否有哪些迹象令人起疑,该员工表示:“事后回忆,今年较往年多了一个续费窗口期,而且折扣力度相对比较大,往年我们只有店庆和双十二做活动,今年双十一也做了,甚至25号还让我们截杀家长报名,给员工下续费任务,让家长再续购。”

此前,各公司工资也都是正常发放的,没有拖欠行为。销售等运营岗还未到12月工资的发放日期,因此实际上还未构成拖欠,每人的工资加提成应在1万以上,而老师则已经被拖欠了一个月工资,再加上压的一个月,每人大约3万以上。

在解散的第二天,北京分公司所有员工均被领导通知,需要准备简历进行面试。同时大家注意到,公司内部总群中总裁张凯磊更改了签名:有下家,有工资。但实际上这一点员工也没有接到正式通知,只是当员工就这一问题问起直属领导时,被告知面试成功后,新公司会支付欠薪。

“第二天来的面试官自称是学而思的,我们就此事当面询问时,对方强调他们公司只是单纯来招聘的,跟我们与公司的纠纷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会支付此前的工资。”

而据员工描述,这次面试也极其仓促。“直接就把我们公司的几间办公室开辟成了面试间,一个面试间里有三组面试同时进行,每个人对着一个面试官,面试结束就让大家扫码等消息。”

面试之后,北京地区总负责人再未发布任何消息,“人就像消失了一样。”

(学霸君北京分公司办公室16层)

合肥等分公司也未被他人接手,但总负责人未失联

除北京外,学霸君在合肥、上海均设有公司,其中上海是总部,情况与北京大致相同,而合肥分公司则被传已经有其他公司接管。

“学霸君破产”传出后,张凯磊曾在公司内部总群中发布解决方案:表示合肥学管和办公室将由51Talk接手,同时也将支付12月工资和社保。而且保证将为其他地区的员工出具类似的方案,让大家拿到欠薪并找到工作。同时也承诺将会尽一切努力保证学生继续上课,不过仍需两周时间协调资源。

(学霸君公司总业务已被禁言,张凯磊发布的解决方案)

猎云网就此事分别向张凯磊及学霸君方面、51talk、学霸君在合肥分公司的员工进行了求证。至今仍未获得张凯磊及学霸君方面的回应,51Talk方面则表示未接到内部通知。

而合肥分公司的员工表示合肥的情况与北京地区相差不多,并未发现实际性进展。只不过总负责人并未失联,且一再表示正在协调各方面资源,帮大家解决问题,不过至今除了参加了作业帮方面的面试外,并没有任何进展,也未有任何其他公司接手。所有员工均未上班,办公室除了桌椅,基本没有任何基础设施,也被贴了封条。

“其实,我最先得知公司要出现重大问题的消息,是23日左右从此前离职到竞品公司上班的前同事那里,他们说我们公司会出事,问我要不要去他们那里上班,但也没说是什么事。当时也是将信将疑,因为我来公司2年多了,在内部都毫无消息,没想到真出了问题。”

另外,目前学霸君的员工都怀疑公司业务总群的张凯磊是找的“代聊”。“因为同事们有在群里询问,他讲话语气态度都不像他本人。”

张凯磊:为解决问题没宣布公司破产

除了解决方案,张凯磊还在内部强调公司并没有宣布破产,且解释了原因。“我现在最简单就是宣布破产,破产了我就解脱了,然后呢,你们能得到什么?谁对家长的学费,员工的工作、工资负责?”

(张凯磊解释部宣布破产原因)

对此员工和家长并不“领情”。“主要是现在没有官方声明,张凯磊也没有实际的进展,自出事之后也没见到过人,甚至不知道群里发言的是不是本人,没人敢相信。”采访中,大部分员工表示。

不过也有些员工透露,张凯磊目前正在多方沟通洽谈,并努力集资、寻求贷款以解决问题。“1月1日,他会就最新情况,发布官方声明,进行直播发布会,并给出解决方案。”

目前除北京地区,上海、合肥等全国各地的家长都成立了维权群,约有数万人。家长们一方面等待官方消息,一方面通过上报媒体、教育局、警局、消协等进行维权。家长一般都是最新续费或缴费的,金额在10000-30000以上。

一些家长表示孩子能继续上课就行。“我是其他家长推荐,给孩子报的它家(学霸君)课程,孩子也挺愿意学,认为老师很好,所以学了一期后,又续费了一期的课程,还剩10多节课没上完,他们的业务员就各种折扣优惠活动催着续费,就有续了一期,刚交了3万多元钱,结果就听说公司破产。”

在叙述过程中该家长一度哽咽,“我们都是工薪阶层,这些钱都不是小数目啊,家里还有老人躺在病床上,出了事家里谁都不敢告诉!现在收费的业务员也联系不上了,授课老师倒是很好,但他们也是受害者,完全没有办法,赶到公司也没人负责,我们就希望能继续安排孩子把课程上了就好。”

还有部分家长表示不再信任学霸君,只要求退费。“我们也是在他们家上了近两年课了,最近各种活动鼓动缴费,刚交了1万多,就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谁都找不到,也没有个交代,只能找到公司来,公司还被封了,什么都是租的,就让我们填些退费登记表,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反正我是不再信任他们了,只要求退费。这么大个公司,说倒闭就倒闭了,以后在线教育也不敢选了。”

(赶到学霸君北京分公司的家长)

一些家长还欠着分期贷。“我们就因为现阶段困难一次性拿不出那么多钱,让续费时候很犹豫。但是他们说有各种活动,可以分期还款,也在他们家上了1年课了,就续了3万多,结果刚续上他们就出事了,现在都没有说法,还得继续还贷,压力特别大。”

分期贷是2019年底学霸君推出的一项业务,但是在8月份应该就被叫停了,为什么还有家长承受着分期贷的压力?

运营岗位销售色彩过重,服务质量下降

为了让家长支付更大的课程包,学霸君与一些信贷公司进行了合作,推出了分期贷业务。但其间出现了许多家长毫不知情地进行了办理的情况,甚至有些家长在购买了1万的课程包后,被通知贷了3万的款项,而且退费极其艰难。

被媒体曝光后,学霸君陆续处理了退款,并表示只是业务员个人行为,将严肃处理,并停止分期贷业务。

在猎云网的深入采访中发现,8月后前端销售的分期贷业务确实被叫停了,但是后端续费仍然开放分期贷入口。由于许多老客户对公司的信任度更大,因此也更容易被说服。“而且疫情期间,许多客户出现了经济困难的情况,分期贷也确实能缓解压力。”

而业务员之所以大力推分期贷业务,甚至违规操作,源于所有运营服务人员都背着巨大的销售压力。“我们这除了教师和技术部门以外,无论是班主任、课程顾问还是其他服务人员,都有很强的销售色彩,每个人的销售指标那么高,服务都是凭良心,因此质量自然就下降了。”另外教师质量,也是家长反映较多的问题。“后期扩招,我们有很多老师只有初高中学历。”

服务不到位,教师质量下降,再加上疫情下老客户出现经济问题,续费率跟不上,退费率也提高,又导致了学霸君在招生销售上承担着着更大的压力,陷入恶性循环。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同为在线教育公司,疫情期间其他公司都获得新一轮的流量红利,学霸君却似乎与以往无差,甚至出现了困难的原因。

另外,还有员工怀疑张凯磊进行了资产转移。员工称,张凯磊在今年新开了两家新公司,其中一家应该是专门做小班课业务的,但目前并不知道两个公司内部的情况。

猎云网通过天眼查APP发现,今年确有两家新注册公司与张凯磊紧密相关。一家是今年3月注册的苏州千问万答教育软件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7亿元人民币,由学霸君母公司上海谦问万答吧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张凯磊为法人、执行董事、总经理。

而另一家公司为今年7月注册,全称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600万元人民币,旗下全资控股三家公司,张凯磊12月23日不再担任法人,由曾任北京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法人、经理、执行董事的徐英亮担任,不过张凯磊仍为公司股东,且张、徐二人自12月23日起,均职位变动频繁,徐英亮名下也有新增注册公司。

“我们近期续费加新招用户的现金流估计上亿了,公司怎么会突然没钱呢?我们怀疑他把这钱拿去做小班课了。小班课是今年开的业务,之前是与我们同地办公的,有些人还是从我们这里调离的,但是后来去了哪里,情况怎么样就不知道了,目前我们这几个分公司都是做一对一业务的。”

对于学霸君停运的原因,猎云网会继续探寻,也将持续关注事情的进展,期待和推动问题解决。

Powered by 福州市风熟化学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